热门游戏 热门软件 游戏新闻 软件教程 小说阅读 最新合集

首页 > 资讯快报 > 动漫资讯 > 【原创】奇幻战斗——光与暗的交界线8(完结)

【原创】奇幻战斗——光与暗的交界线8(完结)

2019-05-15 09:54:00  来源:互联网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光与暗的交界线8

作者:侵略的喵星人

光与暗的交界线1 光与暗的交界线2 光与暗的交界线3 光与暗的交界线4 光与暗的交界线5 光与暗的交界线6 光与暗的交界线7

砰!咔啦咔啦……

「吼!!!」

黑龙爪下的烟尘中什么都没有,它抬起头,看向一旁的屋顶上。

「竟然……竟然……」

黑龙露出嘴里的獠牙,爪子死死地捏着地面,即使已经被捏成碎石也一样。

「告诉我,人类,汝为何!?为何要渴求那份力量!?」

「……」

「原来如此……一直拖延时间原来是为了你……既然出现在这里,她已经败在了你的手上了吗?」

咔!

女仆长没有回答黑龙的问题,腰间的剑鞘突然闪出一道清脆的声音,剑鞘的口部两边弹了出来。

女仆长缓缓拔出剑,这就是她的回答。

「那把剑……为什么还会出现?」

黑龙死死地盯着女仆长……不如说是她的不符合力学的剑,如同愤怒的猛兽一般,它张开双翼,大吼一声就冲了过来。

楼房在黑龙的身躯之下脆弱不堪,仅仅一撞便支离破碎,而女仆长则是跳上了空中,凭靠着重力,往下方黑龙的背下去。

黑龙猛地一扭身,一甩尾巴,便把半空中的女仆长打飞,直接撞进了远处的房中。

紧接着,黑龙张大嘴,火焰在它的口中聚集,但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化作一阵火雾散去了。

「为何要定下那份契约?人类,是什么逼迫着汝做到这种程度?」

女仆长从房子的破洞中走出,身上的女仆装略有破损,虽然身上有着血迹但似乎不成大碍,她捏着那副面具,抬起头来。

「她……早已死去。」

「……」

「只留下了我……」

这么说着,凭借着附近的微弱火光可以看到,黑雾渐渐从她的身上涌出。

砰!

脚一蹬,女仆长从碎石之中如箭一般射出。

女仆长的身影从黑龙旁一闪而过,落在另一栋楼顶上,而黑龙的手臂马上出现了一条裂痕,但却因为剑不够长的原因没有充分伤到肌肉而并没有造成多大伤害,这样一来的话,将会是一场持久战……

「不死之身……真是难缠。」

黑龙这么说着,拍动起翅膀直接飞向了空中。

女仆长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走它,又是一蹬,以房顶破碎为代价,一跃便高高跃到了黑龙之上,它的速度看起来变慢了,而且似乎还有点左右不平衡,大概是因为翅膀被巨弩所伤到了吧。

女仆长开始往黑龙的背落下,而黑龙似乎是察觉到了女仆长在它上面,侧过身子扭转了方向。

咔嚓!

女仆长落在了楼顶上,抬头确定黑龙的位置,刚作好跳跃姿势的时候……

叮!

远处一阵白色的光芒闪出,让她停了下来,望向那边,任由黑龙飞走。


「哈……哈……哈……」

体力渐渐地流失,但是,追上来的神父的人的灯笼还是紧紧追在后头。

「见!就不能找个暗点的角落躲起来吗?」

「说的简单!他们追得太近了啊!」

如果就这么躲起来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然后被逼入绝路啊!

月夜见抱着兰不停奔跑在大街上,由于黑暗的关系,月夜见已经分不清方向,这里是哪里也没空去管了。

就在月夜见又穿越一条街道的时候,旁边不远处一个人注意到了这边。

「……月夜先生?」

她看着月夜见抱着兰狼狈地跑了过去,身后跟着一伙明显是不怀好意的人,于是也小跑着跟了上去。

「可恶……」

兰歪过头看向月夜见的后面,最先注意到的,便是那个神父,他也一样紧追不舍地跟了上来。

「神父……」

「他也在吗!?」

「嗯。」

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兰!快……哈……快脱下手套!」

「诶?」

「快!……快“净化”我!」

对!只能这样!现在只有这一种办法了!杀了神父!杀了他就好!只要被“净化”的话!我就可以下手了!

兰没有多说什么,脱下了右手的手套,正要触摸月夜见的手的时候……

「啊!!!」

「呜哦!?」

月夜见被一个突然冲出来的人影从侧面给撞到了,直接撞翻了两人,兰也滚落在地上。

抬起头来,还想着会不会是卫兵之类的……但是,看到的只有几个穿着和神父的黑衣人一摸一样的黑衣人提着灯笼看着他们。

「……兰!快!」

月夜见呆了一下,马上爬起身来边跑边朝着兰伸出手……

「啊!啊啊!快放开我!!!」

神父率先抓住了兰,和两个黑衣人一起抓住了她。

「终于抓到你了……呼……」

「可恶!放开她啊!」

虽然后面的黑衣人也跟了上来,一伙人一起堵住了月夜见通向兰的道路,但是月夜见脑子一热,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

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

无论如何都要捉弄我吗!?命运就这么疼爱我吗!?

什么都要阻碍我!什么都在欺负我!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倒在这种地方啊!!!」

月夜见猛地拔出腰后间的两把小刀,一下子刺穿了两个以为他没有带武器的黑衣人,他快速地拔出刀,速度完全没有要变慢的意思,反而变快,快到他感觉脚要跟不上而摔倒了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见!!!」

脑中已经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眼里什么都没有,看得到的只有那被抓住的兰,她伸出手想要净化神父却被死死地控制住了……对,什么都不用想了!只有兰是最重要的!哪怕是死也无所谓!因为……因为……

「死吧!!!」

又是连续杀了三个黑衣人,他们已经开始反应过来,虽然只剩三个黑衣人和神父,但是他们已经拔出剑,即使知道一对三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自己也不是当战士的料,但是,此时已经没有别的路了。

【「如此执著,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兰是我活下去的一切啊!!!」

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过的问题,于是他没有丝毫犹豫,没有多想就直接大喊着重复了一遍曾经说过的话,然后举起手中的小刀,不顾一切地刺向眼前的黑衣人……

「啊啊啊!」

「退后!」

月夜见举起的右手突然被一道黑影刺穿,神父见状马上大喊着让黑衣人退后。

「见!!!」

那是……箭……手臂上出现的是箭。

「……开……开什么玩笑啊!!!」

呆了一会后,不知道他是否知道自己的处境,月夜见又一次大喊着冲向慌忙撤退的神父一伙。

呼!噗嗤!啪噗!

又一箭刺穿了他的脚,让他突然使不出力而倒在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

又一次……又一次……

月夜见挣扎着站起来继续前进,但是速度太慢了,他只能无力地看着,看着神父一行渐渐远离他。

又一次被阻挠了,又一次失败了,又一次被命运捉弄了。

「见!」

远处的兰挣扎着,但是她无法摆脱他们的控制,她无力的,小小的身影,月夜见意识到了,自己已经无力再保护她。

自己……即使拥有了更多的力量,也还是像当初一样……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从衣服里掏出了,曾经掏出过的包在布里头的东西,又一次指向了神父,然后……

手再一次颠抖了,无法瞄准,更别提使用……

使用了会怎样?我打得中吗?打不中要怎么办?恶魔怎么办?我会死,说不定恶魔会把他们都杀死,包括兰……那我该怎么办?

「呐……我……我该怎么办啊?」

兰会被他们带走,真是丢人……明明到了这种时候……我竟然是这幅样子……

我……我……

明明只是希望兰能够幸福地生活下去而已啊!

明明只希望能够平静地生活而已啊!

已经够了!拜托你了!不管是神也好上帝也好!

我……我……

已经早就不想要这种所谓“有趣的”冒险生活了啊!!!

命运……又一次捉弄了我……伤害了我……

为什么?

为什么要选择我?我又为什么要忍受这样的折磨呢?

开什么玩笑啊……开什么玩笑……

在月夜见脑子快速地转动的时候,又一箭,直直地射中了他的胸膛,他的心脏,他无力地软下身体来,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喊疼,没有任何动力去行动了。

已经连兰的声音都听不见了,连兰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啊……

世界一片漆黑,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也许,这才是瞎子真正该有的世界吧。

哗啦哗啦……

什么声音?

我好像听到过……对,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日子里,我曾经仔细倾听过……

那是……

水流的声音,河水的动听的声音。

原来,我已经到了这里了吗?

已经到了“三途川”了吗?

已经受够了,已经可以解脱了吧?

原本以为是在挺远的地方,但是月夜见一转身一靠,便靠到了栏杆上,河流,大概就在那下面,只要翻过去就好。

已经。

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也不可能活下去了。

于是……

哗啦!

咕咚咕咚……

就这么吃力地翻过,月夜见就这么倒在了水中。

【水一片清澈,上面是光,下面是暗,如同珍珠一般的,许许多多的水泡向上浮动着。】

多么美丽。

【但是,那只小小的手臂,试图抓住什么,但又只是轻轻地朝着光伸去而已。】

那是……我吗?

【身体在缓缓下沉,光也渐渐暗淡,很快,自己便会沉入黑暗之中。】

这样就好了吗?对,这样就好了吧。

这么想着月夜见任由身体放松,就这么静静地往下缓缓沉去……

叮!噗咚~

什么?

好刺眼……

一道光突然出现,使得原本全黑的世界,又有一半变成了白色。

世界……

再一次变成了光与暗的世界,光与暗的交界线再一次出现了。

对,河水是那么清澈,上面是光,下面是暗,和以前一样,我在光与暗的交界线中缓缓下沉。

我……

是一个瞎子。

好想……

再一次……

用这双眼睛去看看世界啊。

好想……

再获得一次光明啊……

这么想着……

我伸出了我的右手……

最起码在最后……

让我随心所欲吧。


「请进。」

「失礼了。」

法尔和缇娜丝得到允许后,拉开布走进里面。

「啊……」

缇娜丝忽然惊讶得不小心漏出了声音捂住了惊讶得张大了的嘴,就连一旁的法尔也不解地问起来。

「军师大人,你……伤如此之重,为何不去治疗?」

房间里一片黑暗,地面上留着血迹,而里面更是只能依靠一点点外面的余光才能勉强看清。

只见黑色的少女浑身都是伤,浑身几乎没有一块地方是没有伤的,甚至有明显的骨折,剑伤,红色的肉也能看得见,原本漂亮的礼服也变得破破烂烂的,即使是现在血液也在缓缓流出,但是她依然笑着坐在位置上。

「没什么,死不了呢。」

听到这句话,即使是法尔的脸也不禁跳了起来。

「比起治疗,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呢。」

……

过了不知多久后。

呼……

似乎是感觉到了微风吹过,月夜见的手抖了一下,过了一会后,他才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

「早上好,看到您恢复健康我很高兴呢,月夜先生。」

玻璃子也注意到了月夜见的苏醒,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本书。

没有死。

对,月夜见醒来后,听到玻璃子的声音后,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几个字。

「现在,您正在内院里呢,请安心。」

「……我……」

月夜见朝着声音的方向伸出了手又放了下来,抱住了自己的头。

「为什么……要救我啊……」

命运,再一次捉弄了他。

让他活下去也好,让他变回瞎子也好。

命运如同他的仇人一般,不停地……

折磨着他。



更多

热门动漫(按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