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游戏 热门软件 游戏新闻 软件教程 小说阅读 最新合集

首页 > 资讯快报 > 动漫资讯 > 【同人】魔禁——某脑洞的学园都市(38)

【同人】魔禁——某脑洞的学园都市(38)

2019-04-15 09:55:00  来源:互联网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作者:充满魅力的萨满 

序章1 序章2 第一章 第二章1 第二章2 第二章3 第三章1 第三章2 第三章3 第三章4 第四章1 第四章2 第四章3 第四章4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1 第十章2 第十章3 第十章4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1 第十二章2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1 第十四章2 第十四章3 第十四章4 第十五章1 第十五章2 第十五章3 第十五章4 第十五章5 第十六章1

牺牲 II

一离开巷子,破音海燕就放弃了原先假装出来的不疾不徐的态度,开始沿着马路向西奔跑起来,寻找着羽田的黑色厢型车。然而一气跑出去几百米,却始终没有找到那辆车子的影子。

什么情况?明明让他在前面等我的,这是哪儿去了啊?

令人不快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就连仔细看看“钥匙”长啥样的时间都没有,真是的。

海燕暂时冷静下来,又向前跑了一阵,还是一无所获。羽田和那辆黑色厢型车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他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似乎并不是羽田不见了这件事,而是其他的什么……让人觉得放不下心来。

海燕开始一边保持速度,一边四处张望。

笔直的马路向前延伸,两旁的路灯发射出惨白惨白的光芒。

“……好安静啊。”

尽管午夜的学园都市街道,本来就应该静如死水,但是现在他感受到的,是另一种无声无息,仿佛周围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没有生存的感觉。

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自己一个人,被孤独地抛进了太空当中。

海燕不由得停止了奔跑,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驻足观望。

忽然,不远处的商店招牌阴影之下,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

“啊呀,被发现啦?这个叫做‘驱散闲人’,很好用的哦!”

海燕吓了一跳。

在这个大嗓门男声响起来之前,他压根没有注意到那边居然有个人存在。

他没有说话,静静地注视着那片阴影,终于看清了声音的主人。

那是一个超级大高个。他虽然个子看起来很高,估计有两米左右,但是脸庞看起来倒还显得有些青涩,应该年龄不大。男孩背靠在商店的卷闸门上,旁边立着一把恐怕远超两米的无鞘日本刀。

阴影里的等待者挺起身子,右手横向伸出,反手握住刀柄,拖着刀大跨步一下就迈进了街灯照耀的范围里。

“自我介绍一下!樱稜学园一年级,赈早见隆吉!请多指教!”

大个子男生嗓门非常洪亮,显得十分开心。

海燕并没有给出自我介绍的回应,而是反问一句:“你就是羽田说过的,打倒利利亚丹德?西法的那个人,对吧?”

“没错哦!”

“你应该和利利亚丹德一样,是魔法师吧。”海燕淡淡地说,“这是我们学园都市的事情,你们魔法师没有参与的必要。”

“不对不对。”隆吉笑着一指海燕手里的东西,纠正道,“你现在拿着的那个,可不仅仅是你们学园都市的所有物。那是同属于科学侧和魔法侧的一个‘协定’。它的存在意义,要远远大于它的使用意义。”

“协定?”海燕从来没听说过“钥匙”还有这样的一种意义。

“没错。既然你现在拿着它,那也应该有知道事实的权利。我希望你在清楚了解手里拿的是什么、代表什么之后,再做出你自己的判断。而我,也会根据你的判断来决定我的行动。”

听了隆吉的话,海燕沉吟了一会儿。他确实对“钥匙”知之甚少。根据之前拿到的信息,“钥匙”应该是拿来控制或打开一种“超级武器”的,而这种“超级武器”不仅有毁灭学园都市的能力,更甚至能够覆盖全球。然而现在眼前的这个大高个男生,却说这个东西是一个“协定”,还应该是科学侧和魔法侧之间的一个“协定”,这似乎与“超级武器”毫不相干。

海燕把六棱星抬到胸前,顺便仔细观察了一下:“你知道这个究竟是什么?”

“那当然。我来这儿的任务,就是保护它,使它回到学园都市控制之下。”

“魔法师来帮学园都市做事,还真是稀奇。”海燕略带讽刺地说。

“这不仅是帮学园都市,也是在平衡科学侧和魔法侧的关系。魔法侧里有不少人认为,科学侧有其存在的价值。但是相对的,也有人认为由魔法侧主导的单极世界会更好。你手里拿着的,就是科学侧所掌握的,足以抗衡魔法侧激进派的手段之一。”

海燕认识到,自己先前掌握的情报没有错:“这么说,它还就是一个超级武器了。”

隆吉耸耸肩:“你要这样说倒也没错啦。”

“所以说,‘协定’又是指什么?”

隆吉笑着回答:“‘永远不针对魔法侧使用它’。这就是‘协定’的中心内容。”

海燕一愣:“哈?”

“这是你们学园都市与我们魔法侧温和派之间的协定。这个超级武器由你们保存,但是作为威慑,永不使用。如果学园都市在未告知我们的情况下使用了这个,我们将考虑与激进派合作,重新开启抹消学园都市的行动。相应的,这个武器保存在这座城市里,也能有效地让激进派考虑进攻时会付出多大的代价,从而不至于轻易攻击这座城市。”

海燕敏锐地察觉到了一点:“这个,只是学园都市与你们之间的协定,所谓的激进派并不知道,对吧?”

“是的。”隆吉大大方方地承认。“但是激进派都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温和派、激进派与你们科学侧之间,能够一直保持这种奇特的微妙平衡到现在,它确实有着足够大的功劳。”

“学园都市能够制衡你们魔法侧的手段,远远不止我手里的这个东西吧。”

海燕的潜台词是,学园都市没了这个也没什么关系嘛。

隆吉明白海燕的意思:“那当然。但是重要的是,你打算用它来干什么。”

这下海燕不说话了。确实,他的本意是调整学园都市现有的黑暗秩序,因此才抢夺“钥匙”作为自己的谈判筹码,但是为了向学园都市表明自己已经彻底掌握了这个超级武器,实验性地使用一次也是有必要的。虽然不会毁掉整个城市,但是为了达到效果,一定程度的破坏范围必不可少。而这样的话,学园都市以外的魔法侧也就可以监测到了,激进派趁乱而入、引发更大规模的动乱,甚至战争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海燕本身并不排斥由魔法侧主导建立实力统一的单极化世界,继而维持世界的稳定。虽然这与魔法侧温和派的想法背道而驰。

因此海燕并不在意这个,毕竟这可是实现自己理想的绝佳机会,无论是与学园都市的谈判成功,还是魔法侧迅速干预、破坏整个科学侧体系,都意味着自己“统一单极化世界”的目标能够到来。所以隆吉的这番话反而正合他意。

他这下确信,掌握手里的这个东西,真的可以改变这座城市的现状。

海燕抬起头:“我知道这东西的意义了。”

隆吉笑着问:“那么,你的回答呢?”

“我拒绝。”海燕淡淡地说,“我拒绝你的一切提案。我有我自己的目的,你们的目的如何,与我并不相关。”

隆吉挠了挠头:“啊呀,那这个可太遗憾啦。”

话虽这么说,可是隆吉那洪亮、愉快的嗓门让海燕觉得,这个大个子一点儿遗憾的感觉都没有。

谈判已然破裂,剩下的必然是战斗一途。竭尽全力,你死我活,用绝对的实力来决定接下来的结果。

海燕左手握着那个六棱星,估计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毫无疑问,这个叫赈早见隆吉的人是魔法师。但是,在提防他使用魔法攻击之前,更应该小心那把长到夸张的日本刀。2米的身高,2米以上的刀身,估计只要他迈开一步,攻守范围就在3到4米左右。就算他不使用魔法,这也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攻击距离了,起码比自己的【空间撕裂】的攻击范围要广。采用纯对攻的话,反而是对方比较有利。

想到这里,海燕再次对自己能力的攻击极限只有2米感到头痛。

还是先看看形势再说吧。

海燕刚刚决定好策略,隆吉就十分配合地发动了攻击。他的右手猛然一抖,反手握住刀柄,右肘弯曲九十度,随着向前迈开的右脚,从右往左横向斩了过来。

“唔咿?!”海燕吃了一惊,立刻向后跳开一步,日本刀的刀尖勉强在他喉咙前划过,离见血就差两毫米。

这种大个子,拿着这么长的刀,居然还有这么快的攻击速度?

隆吉不符合身体形象的灵活度超出了海燕的预想,第一回合刚过,海燕看上去就落入了下风。

隆吉并不会给海燕有喘息的机会。长长的“村正十三”摆动起来惯性非常大,但是在隆吉的手里显得操控自如。从右往左的强力斩击甫一结束,刀刃刚晃到隆吉的左手肘间,他的右手立刻松开了刀柄。长刀在空中转了半圈,他再次用右手正手接住,迅速连接刚才从右往左的斩击,完全荡开右臂,从左往右劈出了第二刀。

而此时的海燕,还因为躲避刚才的第一刀,处在向后跃出的状态,脚都还没沾到地。

原来是这样!

海燕终于看明白了隆吉的想法。

第一刀使用右手反手的斩击,而且还使用弯曲右肘的握刀手法,乍一看是因为长刀太长太重、不好把握,只能采取这种手法稳定握刀,事实上是为了给我一种“固定的距离感”!第二刀的时候完全伸直右臂的正手握刀方式,比第一刀的攻击范围要大个半米左右!

真是非常出色的距离错觉战术呢。而且还瞅准了我跳起后退、立足未稳的时机。

随着身子后退,海燕的右手向侧前方顺势伸出,使用了【空间撕裂】,从手心向上释放出一道一米长的、细细的“崩解空间”。

隆吉的村正十三重重地砍在这段崩解空间上,甚至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势大力沉的斩击犹如石沉大海,毫无影响。

那一段崩解空间,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什么都没有”,自然也不会允许村正十三的通过。这并不是一个砍不砍得断的问题,而是挺纯粹的“无法干涉”。

隆吉吃惊地睁大了双眼。破音海燕【空间撕裂】的厚度非常小,现在又是晚上,他一时没有发现那段崩解空间,只觉得自己的刀在空中被莫名地拦截了,而且对手的硬度居然能在村正十三之上,这让他非常意外。

站稳脚跟的海燕右手手腕向外一翻,那段崩解空间跟着转动的手腕也向外转动起来,非常轻松地把隆吉的刀分成了两段。

这下,隆吉已经不是“感到意外”的阶段了,而是陷入了巨大的惊讶之中。他在学园都市之外也参与了不少魔法师之间的战斗,村正十三的能力他再清楚不过,即使是面对最艰苦卓绝的环境,村正十三都发挥出了一贯以来的出色战斗能力,从未出现断刀的情况。这一次,却仅仅不到几秒钟,刀就被什么东西劈断了——

隆吉忽然想起,在医院里,那个救下铃姐的初春饰利提到过的,破音海燕的能力,【空间撕裂】。

御坂美琴的话语回荡在他的脑海里——“简单点说,就是把空间本身分开再合上的能力”。

隆吉释然了。看来,海燕使用这个能力的时候,能够把手心向外的一段空间“撕开”,形成一道“空间的裂缝”。然后随着手腕的活动,不断把“裂缝”前进方向上的空间“撕开”,再把前进方向后面已经“撕开”的空间“合上”。而如果在这道“裂缝”的前进方向上有什么东西存在,毫无疑问会被切开,而且是在空间意义上被无法恢复的分割。这样,看起来就像是海燕挥舞着一把既能阻挡一切、又能斩断一切的剑一样,虽然细如发丝,但是无坚不摧、攻防一体。

隆吉是魔法师,对超能力的理解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大体上,他对破音海燕【空间撕裂】的使用方式之一还是有了十分正确的认识。

铛——

断掉的村正十三前端摔落在地面上,发出脆生生的声响。

海燕挥动着手里的崩解空间,抢前一步,直接刺向隆吉的喉咙。隆吉这下看清了从海燕手心里释放出来的、长约一米多的“剑”,赶紧向后跳了一步。和之前隆吉的攻击一样,海燕的崩解空间也没能够到目标,距离隆吉的喉咙还有几十公分。

忽然,隆吉又想起了初春饰利说过的一句话——

“虽然根据资料,他发动能力非常迅速,因此可以在仅有的条件下灵活运用自己的能力,创造出十分可观的使用方式,但是极限距离只有2米是绝对硬伤呢。”

原来极限距离是2米啊。

一开始使用这个能力的时候,只展示了一米的长度,就是为了让我熟悉这个距离,创造出眼下这个局面啊。

隆吉意识到,在失去村正十三、人还呆在空中的现在,自己已经没有逃开海燕进一步追击的手段了。

采用了和我一样的距离错觉战术打败我,哎呀,说出去真的会被人嘲笑的吧。

海燕的眼瞳里,什么都没有流露出来。只不过,右手已经明确地表达了他的态度。

瞬间向前延伸、达到极限距离的崩解空间,从隆吉的右眼眶中穿过。海燕顺势向上扬起右臂,崩解空间犹如一把天底下最锋利的细剑,自右眼往上,划开了隆吉的头部。

那种讨厌的安静感觉……消失了。

海燕站在原地,明显感受到了周围氛围的不同。

海燕看了倒地的大个子一会儿,没有给出最后一击,而是继续沿着马路向西跑去。

他很明白自己的目的在哪里。此刻,找到羽田,立即赶去第一网络部队基地才是最优先的事项。至于这个莫名出现、又马上会死去的袭击者,他实在没有空去收拾残局。

反正,过个十分钟就会死透了吧。

失去了“驱散闲人”的影响,海燕只跑了一会儿,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厢型车。

“羽田!”

海燕大声打着招呼,愉快地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羽田虽然对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段路上有点迷茫,不过这点错愕很快被喜悦所取代。因为他看到了海燕手里拿着的东西。六棱星的造型如此独特,基本就像是在自我介绍说“我就是‘钥匙’”。

海燕同样松了一口气,甚至忘了询问羽田为什么有关上条当麻的行动情报会出现偏差。按照潜入学生宿舍的鵺的手下所说,上条当麻明明应该在宿舍里睡大觉才对,而不是出现在这里,还能抱走那个小女孩的尸体。

就这样,他失去了发现长谷川智花的机会。

黑色厢型车迅速挂上最高档,奔驰向远方。

赈早见隆吉仰躺在地上,他的右眼处流出了一些血。当然,他实际受到的伤害要比看上去严重得多。

虽然似乎也还不至于立刻毙命。他一动不动,然而呼吸尚存。

不过海燕的判断没有错,赈早见隆吉即使现在不会死,离死也不远了。

如果没人管他的话。

吧嗒、吧嗒、吧嗒。

海燕刚跑开没多久,商店的阴影之下,又转出一个小男孩。轻灵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大街上,敲打出一串如水滴般的柔弱音符。

男孩眉清目秀,虽然穿的很少,但是在这寒冷的冬夜之下,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冷。

他蹲到倒下的隆吉身边,伸出一只手,盖住了隆吉的右眼。

“七。”

男孩轻轻地说完,他身体的右胸口,连带着右肩,忽然散发出一股青绿色的光芒。这部分肢体逐渐变得不再清晰,似乎即将幻化为一副虚象,倘若有人站在他的前方,一定可以透过这部分身体看到后面的景色。

紧跟着,隆吉的右眼处也开始微微发亮,仿佛有什么如流水一般的奇怪物质,从男孩的指尖流了进去。

当麻抱着寒绯樱渐渐冷下去的身体,跑出这片巷群,冲向不远处的医院。

他的心如同被人泼了一桶黑暗的墨水,沉重与压抑就像是这天弥漫在城市里的冬日寒气,渗透进他的骨髓,让他觉得非常的痛苦。

透彻心扉的痛苦。

明明脚下的路在街灯的照耀下显得非常清晰,可是当麻却完全看不清楚。他的双眸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色,看什么都是模糊一片。

当麻觉得,这个世界正在离他远去。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把寒绯托付给他的锦织,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寒绯的家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相信他、把任务交给他的医生和蓝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把这个方向的追击拜托给他的铃学姐。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夸下海口却如此不堪的自己。

他没有将眼前的一切怪罪给自己一贯以来的缠身厄运。相反,他真的为自己的无力而感到崩溃与哀痛。

手上传来的寒绯的体温,正在以奇怪的速度迅速下降着。当麻莫名地觉得,噩耗已经不再是一种预感,而是正在成为冰冷的现实。

他唯有一声不吭,尽全力奔跑着。

他知道自己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而知道自己别无他法,正是当麻此刻心中最大的痛苦。

肩膀上的欧提努斯牢牢地拽住当麻的衣领,防止自己被甩下去。

现在她也想不出要说点什么才好,于是只能默然,任由周围的气氛陷入到深切的黯淡之中。

抱着寒绯的当麻冲出建筑群,来到主马路上没多久,就靠近了仍在战斗当中的黑羽、镰池和锦织。

黑羽此刻已经落入下风,不仅弯着腰,气喘得很厉害,而且身上还留有被空气枪弹击中导致的血迹,就连当麻从他身边经过也完全无动于衷。镰池和锦织显然占据了主动。

当麻不敢抬头看锦织的脸。他只能继续竭力提升着自己本就在极限的步幅和步频,恍如一只误闯群狼领地的小鹿,逃命一般地从三人的身边飞奔而过,没有只言片语。

就像是完成了毕业日告白的夏天傍晚,划过空中的那道闪电,明明只是一瞬而过,明明什么都没有留下,却在女孩心底,刻下了永久的记忆。

徒留茫然不知所措的锦织舞。

她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但是唯有一个念头,如同一万只蚂蚁在不断地啃食着她的心。

又失败了。

没有保护好佑哥。

没有保护好寒绯。

谁都没有保护好。

为了佑哥,要毁灭这个城市,没有做到。

为了寒绯,要保护这个城市,依然没有做到。

什么都没有做到。

相信自己,失败了。

交给别人,还是失败了。

锦织茫然地转向镰池。

镰池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在锦织的眼里,看到了山峦崩塌一般,世界末日似的无助与绝望。

而他,无能为力。

他想要锦织继承她哥哥在XactionB组里的位置,为此,特别向她描述过锦织佑大的梦想,但是这个时候,镰池突然觉得,当初说的话是多么的扯淡。

现实是如此的残酷。一个经历过地狱般生活的女孩子,让她去保护这个带她进入地狱的城市,近乎于痴人说梦。

所以,从地狱中成长起来,却选择守护这个城市的锦织佑大,才会被别人说成是傻子,才会不被人理解,才会匆匆走完这一生。

也就是因为这样,锦织佑大才能够如此地光彩夺目。

但是,以一个近乎于精神完美的人的标准,去要求一个普通人,这就是对普通人的不负责任。

镰池低着头,不敢再去看锦织的眼睛。

当麻的经过,不过只是一会儿的时间,却让锦织觉得是如此得漫长,仿佛人生被重新解构了一遍。

之前建立起来的希冀的拼图,全部被打乱了。

之前难得打算再尝试一次,生活得开心一点,现在也没有必要了。

之前还想过像佑哥一样努力一下,看起来更像个笑话了。

锦织半天前重新燃起希望之火的,渺小而脆弱的内心世界,已经被完全摧毁。她甚至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铝丝打穿,然后被拉到了黑羽的身前。

直到黑羽那丧钟一般的声音在她的耳边炸响。

“不许动!”

大声吼叫的声音,在锦织听来,远得就像是地平线外的呼唤。

她勉强恢复了一点知觉,稍微低下头,发现黑羽的右手就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手上还拿着一把短小但是锋利的铝制匕首。

她怅然的目光向前定格,落在镰池的脸上。

站在不远处的镰池,焦躁,悲痛,愤怒,握着拳头,却不敢上前半步。

锦织忽然觉得十分好笑。

她淡淡地抬起右手食指,顶住自己的左胸口,开始急速地压缩空气。

镰池察觉了她的想法,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嘴里还在大声地喊着什么。

但是锦织什么也没有听到。

零距离发射的空气枪弹,沿着她的肋骨斜向上,从黑羽的左后背穿出,留下一个乒乓球大小洞口的同时,轰飞了黑羽的心脏。

锦织觉得周身的力气瞬间被全部榨干了,意识和五感飘忽的如同秋风中的落叶,鲜血从左胸腔不断喷溅出来,洒向充满寒气的空中,染红了灰暗的地面。

这就是我的结局吗?

这样的结局,不知道佑哥会怎样嘲笑我呢?

抱歉呢佑哥,我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喜欢这个地方,这座城市,糟糕透了。

啊啊,身子好轻,感觉随时都可以飞上天空呢。

就这样飞上天的话,会见到佑哥的吧?

见面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好呢?好久不见?对不起?谢谢?

要不就说,“我回来了”……嗯,对,没错。

佑哥,我回来了啊。

锦织的嘴角稍微向上扬起了一点,人好似失去了控制的提线木偶,向前跪了下去,随即扑倒在冰冷的马路上。



更多

热门动漫(按月)

返回顶部